保留退休金权利

但谁也不欠谁
更新时间:2019-10-29 04:49 浏览:52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记得本科时学校调整专业,我们搬进新校区,那时学校里只有一家文印店。或许是不缺生意的缘故,老板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牛哄哄的气味,我就不幸躺枪了。那段时间,大家都流行把需要文印的东西通过扣扣发给老板直接打印出来,这样就不需要拿优盘,方便的同时也减少了优盘感染病毒的危险,所以我也决定用这个方法。当我加老板扣扣时,发现那里有三个二维码,我也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是对的,平常也不随意加好友,于是就多嘴一句问老板了,只见老板像吃了枪子一般用力地指着其中的一个二维码没好气的说道:“那不是吗,啊,长这么大眼睛干嘛的!”顿时觉得尊严碎了一地,我一个知识分子,却被大字不识的这么个人莫名其妙地凶了一顿,却拿他毫无办法。后来一度认为自己天生长了一副容易受欺负的脸,心中的挫败感久久不能释怀。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偶然间与信佛的一位朋友提及此事,朋友的一句话猛然点醒了我,他说:“ 既然想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 就必须受约束和压抑, 如果选择甘于社会底层,也可以为所欲为,无所顾忌。”压抑许久的心终于释然。

  筱筱的遭遇让我想起了大学时的一位师兄。 师兄学习非常优秀,尤其是软件方面。所以还在大三的时候就被学校非常牛的一位导师看中,跟着导师做项目,每个月也有一笔不少的工资收入。可是导师人牛脾气大,时常颐指气使地指挥学生们做这做那,做的好固然是皆大欢喜,做的稍微不合他意,便语中带刺,甚至带有一丝威胁的口味,学生的尊严被践踏了一地。有时候话说的太重,我们都心疼师兄,可是没办法,毕竟导师手里握着人家的学位证呢,只能忍一时风平浪静了。

  自古以来,人们就有关于“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问题的争论,但不可否认的是,人一旦有了“权力”,就会变质。这里所说的“权力”,并不是单纯的指政治意义上的权力,而是包含了人际交往中的种种问题。

  中国的乒乓球之受欢迎的程度,可以说每个地方都有乒乓球台,不夸张的说有空地的地方就有胖球。 胖球队的成绩只能用辉煌来...

  人们在许多常见的关系中逐渐形成不成文的规范。什么身份的人该不该说话,该说什么话,该用什么语气,该表出什么神情,它们...

  转眼间儿子半岁了,我几乎还能清晰的忆起初期的孕吐、孕晚期的不便、生产时硬撑到极限的疼痛、儿子出生后的不眠不休、哺乳...

  文/安安暮烟 空气中有一股莫名的骚动,周玲琳遇到杨光就是在那个满是阳光的午后,看着他投篮的那一刹那,好像听见了自己...

  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人之所以能成为领导或者某个领域的专家,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但有些人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与人为善”这个词,甚至一些社会底层的人,凭借自己手中掌握了一些有用的资源,便得意忘形,恣意妄为,我就有过一次奇葩的经历。(ps:我并不歧视社会底层的人,相反,我自己也是出身于社会底层,因此,我更加尊重每一位辛勤的劳动者,但是品行败坏的人例外)

  大家纷纷为筱筱的遭遇抱不平,领导怎么了,大家都是平等的,在公司里,大家都拥你敬你,但谁也不欠谁,出了公司,谁也不认识谁,牛个什么劲呢。

  好友筱筱毕业后直接进了一家外企工作,公司是上市企业,世界500强吧。经过几年打拼,事业也算做的风生水起,羡煞了我们这些还在小私企里奋力挣扎的闺蜜们。最近,事业却亮起了红灯。筱筱的原上司跳槽到了更好的公司,新上任的领导的情绪有些阴晴不定,无论员工的业绩好坏,碰上领导心情不美丽的时候,甩脸已然成为常态。筱筱虽然业绩好,可天生一副神经大条的小女生模样,时常一不小心就踩到雷区,少不了一顿好训,一次两次没事,次数多了,日子自然不好过了。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我时常喜欢在一个人独处时思考自己近来经历的一些人和事,自己是否有做的欠妥的地方,是否与人为善,尽力在生活中做得更好。人人生而平等,与人为善不是讨好别人,而是在尊重别人的同时也愉悦自己。

  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很苦逼我...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要么主张权利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因为作家或诗人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