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稽山

精功集团21亿债务违约绍兴富豪金良顺激进扩张的风险一触即发
更新时间:2019-12-01 09:07 浏览:171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精功集团始创于1968年,金良顺的故事也从这一年说起,那年他14岁,他在杨汛桥一家社办经编厂(注:杨汛桥人民公社综合加工厂)得到了人生第一份工作——木工。当年,经编厂主要是生产袜子机。

  而集团旗下的黄酒生产上市公司“会稽山”,同样也不理想。表面上,“精功系”盈利能力最强的要属“精工钢构”,但有个弱点,那就是盈利能力不太稳定。另外,一些关键性的财务指标如“现金流净额”等,也说明其经营质量并不算高。

  “精功”,即精进功业;“良顺”,即良善顺时。从小木匠起步,凭借绍兴商人吃苦耐劳、不服输兼具智慧,浙江第一代企业家金良顺曾将精功集团推上一个高度。

  据Wind数据,精功集团持有的三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已几乎100%质押,5月21日,精工集团曾发布《关于新增资产被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公告》。今年4月,深交所曾针对类似问题对精功科技发过问询,当时,精功科技回复称,精功集团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所涉及的事项与公司无关联,预计对精功科技的控制权暂不会造成重大影响,公司不存在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等情形。

  然而,进入2019年,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精功集团21亿债务违约,股权几乎全部质押冻结,评级遭连续下调;绍兴富豪金良顺为激进扩张埋单的风险一触即发!

  金良顺后来在受访时说,是70年代中期的一次武汉之行,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早年,那家社办经编厂主要生产袜子机,1975年,当时的湖北大桥局到浙江招工,单位就将金良顺借调过去。1979年,再次回到单位时,适逢乡镇企业起步,让他有了发挥的空间,金良顺也当上了车间主任、技术科长,再晋升厂长。日后,精功集团就是在他带领这家作坊式小经编厂起步的。

  集团下辖的三大上市公司平台全数大比例质押,足以说明金良顺的现金流已很难应付战线扩张,资金链告急是迟早的事。

  他,能人之乡的能人,从土根冒出的大师;他在绍兴酒香的熏陶下成长,被誉为绍企中的“定海神针”,曾被授予“功勋浙商”荣誉。

  木匠出身的金良顺,在绍兴当地被称为资本市场的“能工巧匠”,在他精心运作下,2002年9月,精功成为上市公司轻纺城的第一大股东;2003年6月,精工钢构成功重组长江股份,借壳上市。2004年6月,精功科技在A股挂牌上市;2005年,会稽山绍兴酒收购嘉善股份;2006年,金良顺重组锡华航空,2008年重组浙江阻燃集团。2008年1月,金良顺转让轻纺城股份后,退居第二大股东,并同时成为会稽山第一大股东。

  事实上,近几日“精功系”三大上市公司在公告中,也说了“去杠杆”、“融资难”等大环境因素,可这并非主因。表面上,金良顺在资本市场精于运作,但有一点不容否定,在激进扩张中战线拉得太长了,有涉及钢结构建筑、还有装备制造、新材料,还有花雕酒、甚至连大数据也要搞,从经营管理上做好协同本身就有不少难度,另外,资金链管理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7月17日,精功集团在上清所发布公告称,截至7月16日,精功集团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合计约21.07亿元。其中,未能清偿金融机构债务10.5亿元。

  目前,绍兴富豪金良顺的精功集团旗下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为主营太阳能光伏设备的“精功科技”,主营建筑钢结构的“精工钢构”,专门酿造黄酒的“会稽山”。

  精功集团,是中国500强企业,始创于1968年,由绍兴精汇投资及金良顺、方朝阳、高国水、孙卫江等23位自然人共同持股;其中,第一大股东精汇投资占股比例为76.25%。目前,金良顺系精汇投资第一大股东,持有精汇投资30.53%股权,并直接持有精功集团8.15%的股权。换句话说,金良顺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持有精功集团31.43%的股权。

  如今,金良顺面临的危机,在于缺钱,用文绉绉的词汇来形容,就是“资金链紧绷”;那问题是在“精进功业”不足,还是忘了要“良善顺时”,抑或是两者皆有呢?

  其实,有些雷埋下去,总是有爆的一天。比如,会稽山是继古越龙山、金枫酒业后第三家上市黄酒公司,当年IPO上市时,就有市场人士质疑称,“上市或为大股东还债”、“家族隐性持股比例高,上市或为大股东圈钱还债”?《人民网》报道中称,“会稽山绍兴酒的董事长金建顺与精功集团董事长是兄弟关系,可以说,金良顺及其家族对该公司具有绝对控制权。”

  金良顺,生于1954年10月,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杨汛桥镇人,同样,杨汛桥也是精功集团的发祥地。

  1981年,金良顺带领厂子技术革新,成功研发了当年国内领先的经编机,1984年,他正式出任厂长后,工厂先后承接多项“星火计划”、“火炬计划”项目,这家乡镇小厂走到了行业前头。当然,让金良顺的命运迎来重要转折点的,还是乡镇企业改制。

  精功集团称,“2018年12月以来,公司已连续兑付各类债券本息合计约36亿元,使总部层面流动性陷入紧张。”毫无疑问,精功也罗列了一大堆理由:诸如受“经济下行”、“去杠杆政策”影响、“民企融资难”等。

  毫无疑义,“精功系”的形成,在于金良顺在资本市场运筹帷幄,而通过收购、借壳上市、资本注入等操作,纵横驰骋,金良顺的财富版图越做越大。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金良顺家族的财富为31亿元。

  金良顺的精功之困,首要原因就是盲目扩张,周期性变动下,债务规模不但不缩减,而且债务结构极不合理,尤其是短期债务偿还压力过大,能不能挺过去,就要看掌门人金良顺闪转腾挪的运作能力了!

  可能当年的金良顺也没有想到,这个未成年的小木匠,而且还是小学徒工,日后会蜕变为多家上市公司的掌门人、绍兴富豪。

  从年报上看,2018年精功科技营收为10.04亿元,虽同比增长5.68%,但净利润却同比下降94.22%,为573.21万元,若扣非则亏损5777.45万元,亏损比上年加剧。

  据相关谱籍记载,杨汛桥的金氏,系从杭州萧山渔临关金家埭发脉迁徙而来。渔临关金家埭的肇基始祖,是元代末期的浙江提举盐运使金端。1351年,金端在元顺帝至正十一年因“诏修黄河塘,编丁籍,多匿不报,忤旨谪降”,次子金开“代父从军”,金端率长子金肇、三子金启,“卜宅隐居于山阴之渔临关”,遂成渔临关金家埭金氏开基始祖。

  由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中,精功集团位列第166位。多年来,“精功系”的骄人成绩单曾让掌门人金良顺引以自豪,比如,集团旗下的精工钢构,承建了1007米的世界第一高楼“帝王塔”;另外,像世界最大机场的北京新机场航站楼、杭州国际博览中心、杭州国际会议中心、西湖雷峰塔标志性建筑,烙上了精功印记。还有,精功科技、新材料公司与德国、意大利等国际知名公司合作研发的碳纤维千吨线,也获得了圆满成功。

  去年,金良顺在绍兴发展大会产业发展论坛上发言时说,回想当年,我们创业初期是何等的艰苦,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缺政策,我们凭着绍兴人特有的“四千精神”闯过来了。他还表示,古人有句话叫:“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虽然我今年已经60多了,还能为企业和社会做点事。

  公告的同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将精功集团评级下调至C,并提及了精功集团另一笔3亿元债务的不确定性。而在二天前,大公评级已对精工集团的评级下调至AA-。

  事实上,精功与不少“杭三角”浙江民企一样,做大并不等于做强。当他们企业规模做大之后,利用前些年流动性宽松的环境,都采取了一种债务驱动型的多元化企业集团发展战略,向与主业无关的各种产业“散花式”扩散。成功了,就嘚瑟不已,失败了,再高喊“回归本业”博取同情心,将风险管控抛到九霄云外了。

  金良顺日后回忆,当年他是传统的拜师学艺出来的,“三年徒弟 四年半足”。拜师的时候,金良顺的师傅60岁,他是关门弟子。金良顺说:“所有的木工,我都干过,从箍桶到房屋到机械模型到精致木工。”

  事实上,数年来,金良顺曾追随热点及市场风口,二度转型,先是光伏后是进军大数据,不过效果并未显现。

  精功是浙江较早改制的乡镇企业之一,当年绍兴县的试点放在杨汛桥,而杨汛桥的试点则放在金良顺所在的企业。金良顺后来说,当年他们是从工资加奖金的模式,转化为工资加奖金加股份(分红)的股改模式。2000年,改制成立了浙江精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据《长江商报》报道,近年来,金良顺的精功集团激进扩张,导致债台高筑,“公司有息债务超过250亿元”。金良顺的精功集团在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如此高比例的股权质押,一旦股价下挫,平仓风险恐一触即发。而这对于本就缺钱的精功来说,资金链的压力或进一步张大,21亿债务违约只是开始,绝非终局!

  掌门人金良顺,被外人称为资本市场“精算师”、“能工巧匠”,巅峰时,曾拥有4家A股上市公司,一度入主“轻纺城”,也是一个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人物。

  从精功集团旗下的三家A股上市公司看,均经营质量欠佳,公司盈利能力整体性不高。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